星期五, 1月 04, 2013

《現代主義──異端的誘惑》讀後

2013-01-04 16.56.40

"現代主義產生於布爾喬亞文化環境,雖然兩者互相看不起對方。"

這本Peter Gay以個人在史學上的精湛功力,兼具廣度與深度的視野,為自十九世紀開始一直到二十世紀,延燒上百年的"異端運動",做了一個很好的深入淺出的介紹。

筆者在序章就提到,他的目的是「……我要尋找的是現代主義者的共通處,以及是什麼樣的社會條件讓他們繁榮或蕭條。 」不過,在閱讀的過程中,老實說有許多人的作品都是只聞其名,未曾見其詳;更遑論有些見識短淺的我連聽都沒聽過的了。

現代主義涵蓋了繪畫、音樂、文學、電影、戲劇、舞蹈;舉凡你能舉出的藝術,在十九到二十世紀以來,大多很難擺脫受到現代主義影響的痕跡。

初始的現代主義藝術家,大多想擺脫在十九世紀蔚為風尚的布爾喬亞習性──附庸風雅、不明究裡的一味崇尚傳統藝術;因此在現代主義剛萌芽的時期,口號便是「給它新」。

「雖然有種種具體可觸的差異性,但各方各面的現代主義者皆分享著兩種決定性的態度。第一是抗拒不了異端的誘惑,總是不斷致力於擺脫陳陳相因的美學窠臼;第二種態度是積極投入於自我審視。至於其他可能的定義標準,則不管乍看多麼適切,都無一可以成立。例如,政治意識形態便完全不足以界定現代主義,因為幾乎每一種政治立場都可以在現代主義者中間找到支持者。宗教態度也是如此,從無神論到天主教都有現代主義者信仰。歷史顯示,現代主義者之間就信仰問題的互相攻伐是非常激烈的,」作者在首章的第一段,就給現代主義做了一個簡單的總結:擺脫窠臼、自我審視。自然,在後面的論述中,不乏見到也有不完全符合這兩個標準的現代主義者──比如說致力於技巧、表現手法的創新,在自我審視方面就匱之乏如。

那現代主義的浪潮又是怎麼消褪的呢?說來諷刺,消褪的原因,也就是現代主義者一直不斷追求的"打破窠臼"。杜象在二十世紀初震驚藝術界的幾個作品,諸如小便斗、在蒙娜麗莎臉上畫鬍鬚等等,他的目的在於挑戰人們對於藝術的認知,但也因此,藝術與非藝術的界線自此開始逐漸模糊。到了安迪沃荷商業性的行銷,"每個人都能成名十五分鐘",當藝術沾染上更多的商業氣息後,現代主義者本身,也逐漸被來自經理人、贊助人等的要求束縛住(或著說並非束縛,只是自然而然的商業潮流)。

在閱讀本書前,我對現代主義,一直只有個模糊的認識。雖然這不是一本所謂的現代主義大全,但重要的畫家、作曲家、建築師,幾乎書中都有做簡短扼要地介紹(老實說很多都不認識,長了一番眼界)。在讀畢本書後,也希望有機會能夠拜讀一下波特萊爾和吳爾芙的作品。總之,這是一本寫得很好的藝術史讀物,在此推薦給大家。